现代苏丹诗歌

我丈夫动手动脚
刺入我的脊椎和我的死结
我的头发死气沉沉的草书
我的结扎,我的悲伤,几乎没有写过我的护身符
我的语言缠绕在我的脖子和手腕上
我的语言是草书无声的声门打结的
在我的脸颊上留下疤痕来装饰我的头发
我死去的牛脂在他们的辫子里
我读了翻译的书,这首诗在哪里
圈出每一个字我认识相思的卢平
檀香和白蜡,他们颂扬我的死者
他们蹲在烟雾缭绕的陶罐上,像新娘一样
每个张开的眼睛里都有一个蛋黄
其实不是我死了,我死了我是谁
凡不算作活人的,就灭亡了
这首诗不是欠我的,我曾经结婚过
把借来的金子染红
我写了这首诗的翻译
我在漏洞中用草书写了这首诗
我把它扭结,我把线拆开,编织了一个裹尸布
我在里面结婚了,我解开系绳,用杏子打破了系绳
皮毛像我的死人的耳朵,我向侧面看
为了我的祖先,我左,右,我读这本书
在阿拉伯语中,我知道每个字母及其发音,但不知道
请记住那些表示动物脂的词,用来哀悼我的死者
我的语言,我的结扎在我松散的头发里冒烟


萨菲亚·埃尔希罗的更多诗歌